外孙生日我给1000红包,女婿嫌少还给我,到家一看,我喜极而

外孙生日我给1000红包,女婿嫌少还给我,到家一看,我喜极而

我今年65岁,和老伴在农村生活了一辈子,虽然日子过的普普通通,但是我们一家三口相亲相爱,老伴是个老实人,除了闷头干活,很少言语,尽心儘力的为这个家奉献,女儿是个乖巧懂事的姑娘,她知道我们对她的期盼,放学回来就看书写字,一心都在学习上。

我和老伴感情好,他对我十分体贴,在生下女儿后,我身体一直不好,本来準备再为他生个男孩,可老伴说算了,男孩女孩都一样,如果因为生孩子让我有个闪失,他这辈子都会后悔,就这样我们这辈子只生了女儿一个孩子,儘管村里有风言风语,但我们一家三口仍旧幸福的生活着。

家里的收入都指望那几亩地,我身体不好做不了什幺重活,女儿体谅家里的难处,从不和别人比吃穿,偶尔家里买点好吃的,女儿总是分成三份,女儿的懂事让我感到欣慰,邻居经常夸奖我教子有方,羡慕我的家庭和睦。

女儿大四那年,老伴走了,家里顶樑柱塌了,我失去了主心骨,女儿安慰我说,马上她毕业就能有收入,到时候会好好孝顺我。女儿没有食言,工作后的工资按月寄回,我捨不得花,盘算着以后女儿出嫁是要备嫁妆,我除了必要的生活开支,其他都存了起来。

女婿是外地人,人品不错,他们两人感情好,我看着喜欢,就同意了亲事。

为了方便照顾我,两人决定在两家中间的位置买房子,这样两边父母都能照顾到,女儿结婚时候我把存摺交给她,亲家给了20万,小两口拿着钱付了首付,婚礼上看到女儿笑的那幺开心,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了。

女儿知道我手上没有钱,每个月依旧会给我寄生活费,光是吃喝我是花不完的,可是亲朋好友之间经常要出份子钱,这就让我捉襟见肘,为了能让手头宽裕点,平时我会种点菜,吃不完的就拿去镇上卖了贴补家用。

女儿去年生下小外孙,自从生下孩子后,他们既要还房贷还要养孩子,负担挺重,我主动提出让女儿给我少寄500块(约2500台币),女儿同意了,我就又在西山开了一片荒地,秋天种点油菜,自己的吃油问题解决了。

转眼一年过去了,小外孙要过周岁了,作为外婆自然是肯定要到场,本来我準备去住几天,可是地里的油菜等着收割,我只好当天去当天返回,看了下抽屉里的钱,零零碎碎一共只有1300元(约6500台币),我寻思留1000元(约5000台币)备用,秋冬天农村办酒席的多,万一有亲戚来请,我是必须要出礼的,除去100元(约500台币)去女儿家的路费,也就只能给外孙包个200元(1000台币)的红包了。

我知道这些钱很寒酸,根本拿不出手,所以特意找了个红包封起来,这样别人看不出我到底包了多少,这是我的一片心意,我觉得女儿女婿应该能体谅我,我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几个月没见,小外孙长得真结实,我趁抱着他的时候,顺势把红包塞在他的口袋里,当时一屋子的人,女婿没推辞就收起来,我能感觉到亲家母眼里的疑惑,她肯定很想知道我这个外婆到底给了多少钱红包,是不是和她这个奶奶一样多。

酒席结束,我直接去车站坐车回家,女婿提出开车送我去车站,一路上女婿和我聊了很多,当他得知我急着回去是因为要收割开荒地庄稼的时候,他问我是不是钱不够用,我说我年龄大了,花不了多少钱,虽然你们每个月少给我500块(约1500台币),但还是够用的,我说完这话女婿很惊讶,但是他没有再说话。

到了车站我刚下车,女婿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,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说:「妈,您这个红包还是收回去吧,刚才是在亲戚面前走过场的,让我们花您的钱,这怎幺好意思。」

说完他就塞进我包里,我一愣,随即想到女婿一定是摸出那个红包很薄才还给我,想到这,我不再推让,默默的走了。

一路上我越想越心酸,到家后晚饭都没吃躺床上哭睡着了,突然被一阵电话铃吵醒,是女儿打来的,她哭着说我缺钱为什幺不跟她说,她一直以为我有钱花,女婿都批评她对我不孝顺了,原来女儿给我少寄钱,没跟女婿说,他是在车上听我说才知道情况。

在女儿的提醒下,我拿出红包,一看里面是三千元(约15000台币),女儿告诉我,女婿说了:再穷不能穷老人孩子,妈把毕生的心血倾注在你身上,不能让老人晚年过的拮据,赶紧让妈别再开荒了,万一把身子累垮我们会愧疚的。

听着女儿这番叙述,我喜极而泣,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,我这个女婿简直就是一个儿子,女儿能嫁给这样通情达理懂孝道的男人,她幸福,我安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