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小岳 晋升父亲的优雅王子

凤小岳 晋升父亲的优雅王子 距离上一次访问凤小岳,已经时隔快八个月,那时的他刚晋升成为父亲,优雅的王子,手中顿时拥抱着的是襁褓中的小木耳,新的身份似乎没有阻碍他朝自己的梦想迈进,而孩子就像是自己的倒影,能看见也能学习自己的不足。先成家而后立业,接演了新电影又担任这次men'uno 20週年超模大赛的代言人,打破了男星结婚声势下滑的魔咒。当了爸爸,他心中依然还是个大男孩,但变的是,在这个大男孩的心里,不羁当中增添了更多的成熟感。
 流浪者之歌

再访凤小岳,刚好隔天是他的生日,与他闲聊打算怎幺样渡过,他先是笑问:「真的是明天吗?」经纪人与我们提醒他,隔天确实是他的生日,他才答道:「好像真的是明天耶,没想到我的29岁就这样过完了。我生日打算简简单单的过,跟家人吃个饭这样就好了。」与我们谈话,他显得自在,不急不徐的坦吐,有着洗练的态度,像是知晓世事却又把玩其中,让人遗忘眼前这人,才即将要过29岁生日。而他这性格其来有自,生于艺术之家,受到的艺术薰陶自然胜过常人,母亲为知名默剧团总监,自小随母跑遍各地,习得各种文化,而这培养出了他独到且具剖析的观点。撇开艺术不讲,光是流浪,就让他显得比一般人独特,有人说凤小岳很难懂,其实不然,那是因为他的天线,始终与一般人不同。

学表演做表演

学表演与做表演,这两种形式,在他回台后彻底的感到不同,对于表演,他给了一个超然的见解「大家的心都是会跳舞的,但每个人都能跳的一样吗?」技巧与灵魂对表演来说是非常重要的,但这都是需要靠练习,而身为演员自然需要帮观者找到一个共同的语言,来让人了解究竟自己是在演什幺「而这正是我还在学习跟摸索的课题。」回顾过往,从第一部片《神的孩子》开始演起,再到《九降风》内有点痞痞坏坏的阿彦,其后的角色,无不让所有人看到他在戏剧上的爆发力,好奇问了他,有没有什幺角色是想回头再诠释一次的,只见他摇摇头说:「演过的角色过了就过了,现在回去演,也不一定会比较好。」九降风的阿彦,算是另外一种样貌的凤小岳,他也说跟真实的自己相差不远,他回忆起拍摄九降风时的点滴「那其实不光是一部电影,那是一种改变,学习镜头是什幺、学会听导演说话、学会跟演员对话,最重要的是,怎幺在烦杂的环境当中找到专注。」那时的他也才高中毕业,超龄的演技却已经获得多方的讚赏。经过这幺多戏剧的洗礼,他现在看待表演,已经不像之前这般晦涩,对于表演的轮廓看得更清晰跟简单了,不敢说演技炉火纯青,但自觉比以前好许多「我不怕自己越演越匠气,因为我本来就不喜欢太匠气的演法,一部部戏接着演,慢慢找到属于自己的表演方式。」

形而上形而下

演了这幺久,有没有考虑想执导演筒,他笑说:「我觉得戏剧上还有很多可以发挥的空间(笑)。现在有开始尝试写剧本,从剧本开始了解製作的角度,但一步一步慢慢来,可能十年二十年后吧,不急!」他说除了跟着每部戏的导演拍戏学戏之外,也会看看母亲的演出,从中吸取养分,我们看默剧,可能只能视出形而下,而在他眼里,却能看的出形而上的哲理「妈妈的表演其实很简单,但要到那幺简单的地方,其实要绕很多弯才会抵达。」表演如此,人生亦是如此。问了他母亲怎幺样看待自己的演出,他笑说:「她看我的表演都给我很笼统的意见(笑),因为我是他的儿子,所以她看的出来,我现在的生命是在什幺样的状态,大概也只能演到这样了,看的出我的努力,所以会跟我讲说你尽力了。」

自由的背后

走过青涩再到成为父亲,对于爱情他显得坦蕩,也毫不避讳,明星的花边新闻,摊在阳光下给人审阅,他也只是一笑置之,说到底那也是自己的事。会这幺快结婚,甚至是先有后婚,一切都不在预料之内,他笑说:「真没想过这幺早结婚,一切都顺其自然,两个人在一起,感觉对了的时候,什幺都对了。」喜欢聊哲学的他,回到家庭这个大哉问,他觉得「爱才是最重要的,但这个爱,又不光指的是爱情这幺单纯。」见我们难懂,他用一种浅显的方式告诉我们他对于「爱」宏观的看法「其实只要你自己能够自在,不要太在乎外界的观感,放鬆了就容易活得快乐。」他说着,要把这个想法教导给小木耳,这让我们想起他在脸书宣告婚讯时的其中一段话「所以,在爱中,真的还有太多要学习,而我也将在这永无止境的学习之路上,迎接 一阶段的课程!」止无涯,学无涯,他的人生课题,正朝另一条路迈进,而这似乎也是再看到他,让人感觉成熟的原因。六岁的他,看了李连杰的电影,觉得酷,没想太多就央求着母亲说要前往少林寺;大了一点,因为不想写报告,出了国,念了戏剧学校而找到自己,他的出走,从来都不是因为太大的原因,世俗尘嚣,捆不住他自由奔放的灵魂。爱好冒险,年纪越大越发现,对不同文化的认知,有了更深的体悟,不光是了解自己,也了解他人。问了他还想出走吗?他摇摇头「不了!太多事想要做了。」在他想做事情的背后,多了是成熟男人该有的责任。

我只是个平凡人

採访后与凤小岳聊了一下,发现在他俊美混血的外表下,有着一颗爱阅读的心,无论是三毛、鹿桥、赫尔曼‧黑塞等等书籍他都越读过,我们笑着问他是因为要精进中文吗?他笑答:「也不全然是,但从不同文化上的认知,可以提升看世界的角度。我自己是很享受理解事情从无到有的过程,理解到一半会发现很多事情,是自己不懂还需要学习的。」问了他有没有看过鹿桥《人子‧幽谷》这篇故事,他点点头。我们就像故事内的小花一样,因为选择太多,迷失方向,他听完后说着:「找方法拓展自己未知的领域,保持冒险的精神。自信的来源,是你必须去接受自己是害怕的,你才会一直走下去。」我们看着他,犹如醍醐灌顶,只见他说:「我跟你们一样,只是个平凡人。」他笑着,这一刻我们才懂,他就像一本书一般,厚实书写密密麻麻,不难懂,只是需要你去细细阅读跟品味。